周四的清晨与深夜的MAC

我打量着这条小街,那么明亮,仿佛我从未造访过此处。晨光从楼宇间溢出,渐次洒向街心,可以看到水渍的反光。

我对此有点惶恐,就好像我突然出现在布拉格清晨的街头,它让我感到陌生,场景陌生,人物陌生,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陌生。昨晚发生的事就好像梦那么遥远,我的意思是,我在彼时认为那么熟悉那么确定的世界一下子变得遥远无比,你甚至都不确定是否发生过,数数其实也可能只不过就在几个小时前,但你已经开始不确定那是否是真的。

清晨有某种特殊的气味,你可以闻到,和昨天的有点不一样,甚至拂过脸颊的风都那么清晰,那么温和。你会突然觉得沮丧,仿佛一个落魄的街头混子已经远离了他的帮派,而这个世界并没有接纳他的意思。

我做了很多奇怪的梦,梦里有很多和蔼可亲的人,还有让人眷恋的恋人,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,喝了许多不同的茶,聊了许多不同的天。我有的时候梦有很多,多到你都有点分不清现实与梦之间的场景到底哪个是真实的。当你匆匆结束一天的事物,然后在午夜对着镜子刷牙洗脸,上床睡觉,就去了一个不同的地方,去见了不同的朋友,参加了另一种不同的奇异冒险。醒过来你会突然茫然,无法意识到自己在哪一个世界。

我不知道,我看了很多关于人工智能的书,但我不知道那究竟应该是什么,我想去理解不同的情感,但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对别的东西产生情感。我的意思是,也许我们对机器产生的情感和对人产生的情感其实都差不多。我们希望有铭永的恋情,但更多时候可能是对某个一直陪伴的事物产生依赖的情感,我们会爱上一个人,也会爱上宠物,也会爱上一台MAC。

我记得有段时期 MAC 电脑上有一个呼吸灯,就隐藏在机器正面的机体下,频率和一个人睡着的时候呼吸的频率是一样的,缓缓地亮,缓缓地灭,犹如呼吸均匀的在睡觉。我在想当你半夜上厕所时见到这台机器在静静地陪伴着你,并随时可以点亮,和你交互,和你聊天,帮你处理问题,你很难不会有刹那的感动。

我在想,乔布斯真的是个天才,他很敏感,非常地敏感,非常地细腻,他会在某个时候安慰你,安慰你对于你的自我,你的生活,你那沮丧的周四清晨所产生的幻灭感。

就算他死掉了,他还是会安慰你。嗯,就是这样,我觉得他很赞。

就是很赞。